【民国词】太平码头

红尘坊陌系列之六

太平码头

 

原曲:《喜帖街》谢安琪

填词:陆景昭

 

停在码头的车,江面上客轮转开麦鲁舵

他摇下车窗看突然而起冲天大火

清晨里细雨连绵也摸得到灼热

亲手葬下往日爱恨他说 哪里就舍得

 

旧像搁置在,石碑上刀刻落款再琢磨

斟酌久 想写下挚友 却哪有这资格

当年慷慨陈词肺腑 如今热血尽数干涸

生死场不过你唱花月好 我来一折马嵬坡

 

(涉过岁月的河)

相框里金丝眼镜后双眸灼热

照片那人爱惜花朵 常温酒夜半独自喝

醉在红木书桌

 

(听过岁月的歌)

留声机程派唱法再无人相和

忽然喧嚣中一缕寂寞渗入他骨骼

开口却有泪水 掉落

 

重开老旧木箱,抖落厚尘灰封藏的温存

瑰丽笔迹沾点泪痕 只依稀带他体温

也许诺过某年某天 戎装接你朝阳城门

小雪花飘在你滚烫双唇 再与你挤过人群

 

(开往码头的车)

这码头名太平讽刺这世道吗

靠岸货轮载着几名伤心客有完整魂魄

偏以余生相佐

 

(驶离码头的车)

远处黑色枪支准星影影绰绰

他眼角一瞥笑纹闪过 信红尘因果

不必黄泉相隔 落魄

生死不离你肯原谅,我吗


热度(1)

© 如约而至 | Powered by LOFTER